Dead bird

Screen Shot 2016-04-25 at 17.39.59.png

如果一只鸟的死亡可以告诉自己, 飞行的目的的最终到达, 是紧贴地面的那最后一刻瞬间, 身体轻藐的可以如叶片似的滑落, 然后回头看逝去的时光, 回忆时样子的我, 紧闭双唇, 眼睛也是睡着了的, 这一睡就是永远, 灵魂是没有重量的, 赤裸的躯体躺在边上, 我陪着我自己, 孤独此刻也变得没有意义, 因为对于重逢的憧憬跌入黑暗的深渊, 带着没有未来的孤独, 不再生长, 对于死亡的思考像幽灵一样伴随着, 或者说是与生俱来的理所当然在身体内存在, 从这样的逻辑看来,死亡从生的对立面, 转化成同质的生命, 带着必然的光环, 也许这样, 我的心里会好受一点: 我常常带着死亡旅行, 穿越时光的每时每刻, 人无法知道自己的出生, 正如我们不能选择自己死亡的时间与地点, 张爱玲死在了纽约的公寓里, 单独的, 外公停止呼吸的最后一刻的病房, 我们陪着他, 连空气也是, 在氧气瓶里和我口中吐出的.

人们都很自然的把死亡的颜色等同于黑色, 因为它是光明的对立面, 光明不仅是一种既定的自然事实, 它更是一种视觉或者比喻的抽象意义上的追寻, 正如夸父口渴之极的遍地追日, 但是死亡传达同等的意义, 即个体停止了一切的创造与追求的可能, 外部和内心的, 更无法预测自身的再生, 所以我们在死亡之前的或近或远的年代, 告诉将来的子女成为身体部分的延生, 中国古代所谓的香火不断也在表达同样的道理, 但是后现代社会的个体主义与中国的香火格格不入, 死亡也像练习册上的网格一样, 独立的象征个体意志的选择, 最后就像用橡皮擦轻轻抹去网格上的风尘字迹一样, 它们一个个的消失,正如最初单独的到来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