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ad to S.F.

DSCF2656

® lait, road of pj. harvey, 2016

I am typing some infinite words on the plane to San Francisco, 喘着撩人的粗气:

我觉得那首诗很美 虽然我重复着 没有完全读懂 mountain,  is the shadow of mountain, dog, is lazy to evolve,  summer, the soul of enzyme is lilywater. // 如果身旁的那位男士, 重复请求倒水, 向hostess, 他每次都重新拿一个新的一次性杯子, 仿佛他没有开始, 时间的测量性变得没有意义, 因为我们感到不同, 才会有时间意义的存在. // 昨天在路上的垂下来的树枝, 是ikea的白色灯笼的落地灯. // 坐在飞机上, 人的身体机理需要舒展, 在我的身体周围 有不同的站在一边, 他们是精神病院的病人, 他们在绿色安静的空间,发音,说话, 这是一个我似曾相识的电影画面. // 美国人的北京儿话音, 我学不来, 与以前的我, 对美国的记忆, 或者我已经在退化了. // 如果我记日记, 我不会把时间分成月和日, 时间的整块性, 我会具体到年. // 那个女孩子吃方便面, 在我脑海, 一直纠缠的对女性的超幻想, 然后想到, 我们吃的是同样的食物, 我对异性的美的矛盾. // 我误以为, 同排另一边的那个女孩, 来自Swiss german region, 她却来自旧金山. // 是旁边的那个女孩, 让我重拾手写日记的习惯 从未到旧金山开始. // 那个前排隔了几个座位的男士, 半个头露出座位 是顶的一大串弧形的香蕉. // 机舱内的斜对面, 有一个黑色的三角, 它是我的T恤衫的形状, 是我论文的diagram, Juidism的David. // 那个机舱的女的, 在灯下打毛线, 让我想到Carol展示的艺术家,公共空间的移动或者感觉, 是通过毛衣毛线的脱落来计算的, 那么, 从Zürich到 San Francisco, 飞机的飞行, 可以用一个毛线的长度来计算么? 它将横跨格林兰岛,大西洋和美国. // 斜对角的那个女孩, 前额的头发, 对于我 是一个问题. // 看到cabinet的墙壁的公共屏幕, 我想设计一个包, 他的形状是长方形,Freitag的自行车包, 和Jim Jarmusch的Stranger than paradise的 Screamin’ Jay Hawkins hawskin手提录音机的结合, 下半部分, 可以有图画变化的屏幕 或者直接嵌在墙上的水族馆. // 对于我, 一个物体已经不再是一个物体 正如René Magritte的烟斗一样, 物体的作用, 已经不再是functional, 它是联想,记忆,梦和强盗. // 刚才我用白色的湿巾擦手 展开它悬挂的时候, 忽然想到那副斗鲨鱼的油画,一块红布的深海 那我可以斗飞机吗?// 死亡的时候, 我尝试着握紧自己的双手, 或者椅子的扶手, 或者他者的手, 接受死亡的程度会不一样 它是我白色T恤上, 俯冲的飞机的恐惧. // 闭上眼睛的时候, 我有Giorgio de Chirico的图画阴影, 还有身穿深蓝色bikini的姑娘, 是Paul Gauguin笔下的, 她俯身看着我, 好像Vladimir Nabokov的Lolita. // Iguazu waterfall我找了很久,Wong Kar-wai的Happy together的阿根廷, 还有另外一个词是downfall, 最后一刻的旧金山. // caucasian的分布 在吃中国水饺的时候, 他们谈论起这个词, Immanuel Kant也提到它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